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1点 > 氮化铅 >

武汉爆炸案主犯王海剑 看《硬汉》自学制炸药

归档日期:11-29       文本归类:氮化铅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2011年12月1日下午5时30分,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雄楚大街建设银行关山一路支行门前,由于一辆

  运钞车车门缓缓开启后,当银行工作人员将押款箱提下车的瞬间,一声惊天巨响惊骇了熙熙攘攘的人群。突如其来的爆炸,让现场笼罩在一片灰蒙蒙中,两名路人被当场炸死、十五人受伤。

  初步调查显示,爆炸系银行门前堆放的不明物体引发。湖北省、武汉市两级公安机关迅速组成联合侦破专班,全力开展侦查工作,24岁的无业青年王海剑很快被锁定为犯罪嫌疑人,遭10万奖金悬赏通缉

  一时间,发生在武汉建行门前的12?1爆炸案,成了江城三镇街谈巷议的热门线时,经医院护士举报,王海剑在在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内被抓获。12月30日,武汉市检察院以涉嫌爆炸罪对王海剑作出批准逮捕决定,武汉12?1爆炸案案情逐次开始明朗。

  在很多相识人的眼中,王海剑还只是个孩子,1987年出生的他,身体瘦长、性格怯懦。但正是这个不起眼的“孩子”,一手炮制了一起惊天爆炸,时间定格在2011年12月1日。

  在之前的一天,也就是2011年11月30日,王海剑的思想还处于激烈的挣扎中。在他的计划中,朋友王伟还欠着自己1000元,只要他还钱,自己就能用其中的500元还账,用剩下的钱买张车票回老家过年。然而,在王伟的租房里,王伟只还了王海剑600元。看着还账后剩下的100元,王海剑觉得还够不上回家的路费。

  王伟还在这一天骂了他。因为王海剑在他房里做试验时,把桌子炸了一个洞,柜子也被炸坏了,房间一片狼籍。

  想到年关将至,自己身上一点钱都没有,王海剑最终下定决心要实施心中那个预谋已久的想法——用爆炸的方式,用炸药把银行运钞车的押运员炸晕,然后去抢押运的钱箱。

  2011年11月30日傍晚时分,王海剑从王伟的住处把一包炸药(里面有五斤“黑索金”炸药和一个遥控雷管)、两包水泥、一包灭火粉用摩托车一起拖到东湖高新区的一条大马路上,并一直在那里等到次日凌晨3点钟。

  夜深人静后,王海剑又骑摩托车来到武汉市洪山区关山路中国建设银行门前。在银行门口的一棵树旁,王海剑将炸药包埋放在最底层,再把两包水泥掩压在炸药包上面,随后又把一包灭火粉靠放在水泥袋旁边。在水泥袋上面,王海剑又放了一张白纸,上面写着“建筑材料,勿动”,并用两块石头压在纸上,以防止炸药和水泥被人取走。

  2011年12月1日上午,王海剑骑摩托车再次来银行附近观察,见一切东西尚在,他内心开始紧张起来,这一天,他上身穿黑色的保安服,下身穿黑色裤子,头戴一顶白色的帽子,脖子上还围了一条黑白格子围巾。

  王海剑一直在银行附近徘徊转悠,内心充满矛盾“身上没有钱,想搞钱但又害怕”。于是,他玩起了丢硬币的游戏,正面代表“干”,反面代表“不干”,扔了两次,结果都是正面。

  2011年12月1日下午5点多,运钞车开到了银行附近,由于一辆凯美瑞轿车违章停放,运钞车没有停到王海剑预想的位置。

  “当时我准备不引爆的,后来由于我的手发抖,我的左手放在裤子口袋里,炸药引爆遥控器也放在我左边的裤子口袋里,不知不觉一下就按了引爆遥控器,就这样把炸药引爆了。” 落网后,王海剑这样向公安机关交代。

  躲在银行附近某超市柱子后的王海剑,没有想到自己当场也被炸药的气浪炸到了。爆炸发生后,现场一片灰蒙蒙,到处都是水泥灰,从地上爬起后,王海剑上前一看,见运钞员还提着箱子,手上在流血,旁边还躺着几个人,心里放弃了。

  开了10多分钟后,王海剑停了下来,在路边用找出事先准备的斧子将摩托车的白色外壳砸碎,又把摩托车扔在附近一间被遗弃的旧民房里。丢弃完摩托车后,王海剑在路边拦了一辆跑运营的“黑”面包车,花了2元钱,坐到了武汉光谷广场。

  在光谷广场下车后,已到深夜10点,又困又乏的王海剑在了武汉地质大学附近找到了一个小招待所,花50元住了一晚上。

  2011年12月2日早上,王海剑退掉了房间,在武汉市鲁磨路一带游荡。由于案发前试验爆炸物,面部受伤,王海剑到药店买了些纱布、口罩。当日深夜,他来到鲁磨路曹家湾一带,花6元钱在一个小网吧度过了一夜。上网时,王海剑看见爆炸的新闻已满天飞,并且炸死了人,心里特别堵得慌,没有勇气再看下去。

  12月4日,警方公开发布悬赏通告。白天,王海剑就戴着口罩、帽子在偏僻的地方躲藏,晚上露宿街头。看到四处都是巡逻的警察,他惶惶不可终日。

  就在悬赏通告发布的当晚10点,有群众举报了一条重要线多岁,曾在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关东街刘家嘴一带开过一家“修理店”,专修电器,枣阳人。民警通过走访找到了王海剑在民族大道津发小区一处租住点,从屋内搜出一截自制雷管,其材料与爆炸现场残留的雷管一致。12月5日下午,两名参与王海剑购买炸药、预谋踩点的同案人员王伟、王安安先后落网。

  连续几晚露宿街头后,王海剑已是饥寒交迫, 12月8日晚,王海剑冒险来到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进了医院后,王海剑认为医院病人多,不引人注意,会相对安全,另外,医院比较暖和,有暖气。但第二天晚上,当王海剑试图继续在有暖气的陪护病床上过夜,被医院一位护工发现后赶出病房。

  12月10日凌晨,王海剑摘下口罩时,被一名护士无心多看了两眼,吓得逃出了医院,乘公交车来到武汉市沌口开发区东风大道。由于沌口开发区人口密度较小,附近还有高校江汉大学,学校周边吃饭便利且便宜,王海剑白天闲逛,晚上在民房屋檐下露宿。从12月10日至13日晚,王海剑在沌口的一些民房屋檐下过了4夜。

  12月14日,天气渐冷,王海剑再度返回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并装成戴口罩的病人在医院藏匿。 两天之后,有医护人员发现疑似王海剑男子,遂报警。警方赶到排查后,将王海剑擒获。

  据交代,在医院藏匿期间,王海剑每天只吃一个包子,他觉得“自首太没气节”,想着在医院“等一天是一天”,被抓时王海剑身上仅剩1元钱。

  《方圆》记者采访中了解到,武汉“12·1”爆炸案公安机关移送报捕的罪名为爆炸罪,共有三名犯罪嫌疑人,分别是王海剑、王伟、王安安。王海剑是研制炸药、直接实施爆炸的主要犯罪嫌疑人。王安安是王海剑的技校同学,王伟是王海剑2009年认识的一个朋友。王伟、王安安与王海剑曾经预谋采用爆炸的方式抢银行,并对王海剑研制炸药、测试过爆炸遥控装置给予过帮助。

  接近案情的人士透露,从2011年3月开始,王海剑因为自身的兴趣爱好,开始研制炸药。王海剑曾到武汉光谷书城购买了一本《火工品的生产》化工书籍,通过对书本的学习和了解,王海剑逐步掌握了制造炸药的方法。

  2011年6月份,王海剑看了电影《硬汉2》后,产生了用自制炸药抢银行的想法,他通过互联网和物流公司购买到了甲基四胺、硝酸、硝酸铅、氮化钠、硝化棉等原材料,王海剑就用这些原材料独自一人开始尝试研制炸药。

  在研制炸药期间,2011年7月在王伟的租住处,王海剑先后三次又提出要王伟、王安安跟他一起去用炸弹抢银行的运钞车,计划是由王海剑放置炸弹,实施爆炸后,由王安安冒充警察以保护钱箱的名义将运钞箱弄到手,然后王安安把抢到的钱用摩托车运离现场后交给王伟,王伟放到租住处后等他们二人回来一起分钱。

  据公安机关查明,王海剑共自制了十几斤“黑索金”炸药,一斤PNT炸药,六七个火燃雷管,5个遥控雷管。

  在武汉“12·1”爆炸案中,王海剑使用的就是“黑索金”炸药。据介绍,这是一种像黄泥一样,可以任意改变形状的炸药,这种炸药比较稳定,不容易引爆,需要用雷管来引爆。所以,王海剑还自制了六七个火燃雷管,5个遥控雷管。所谓“遥控雷管”,专业人士介绍说,就是点火位置把焰火引线换成了连接着电池的电热丝,按下遥控开关后,电池会接通电热丝,电热丝发热后引爆雷管。

  2011年7月,王海剑约王安安和王伟一起到武汉长江职业学院对面的一个建设银行旁边的一个公交车站,测试引爆炸药的遥控雷管的效果。

  之后,王海剑又进行过几次爆炸试验。有一次,王海剑在研制雷管时出现了意外,结果把自己的左眼炸伤了,后被王安安送到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治疗。住院期间,王海剑的左眼换了眼球晶体,花了几万元医疗费。

  出院后,由于王伟、王安安对采用爆炸方式抢劫银行感到有些害怕,并且王安安看到王海剑曾因为研制雷管被炸伤眼睛,觉得太危险,于是王安安就不愿意继续和王海剑一起实施犯罪计划,在8月份离开了武汉市前往佛山打工。

  王安安走后,王海剑又多次邀约王伟一同去实施爆炸抢银行,但王伟也害怕,也一直没有明确表态。2011年11月26日,正在黄石出差的王伟接到了王海剑的一个电话,电线元,说自己马上要离开武汉,他曾经借过一个武汉女孩的500元钱,走之前要还了。王伟答应了。

  2011年11月30日,王伟回到租住处,看见屋里被搞得很脏,电脑桌被王海剑试验炸了一个洞,大骂了一通,后取了600元钱给王海剑,王海剑没有说什么,随后还了武汉女孩的钱。

  “12月1日,我当时没钱了,想去试下,突然就决定这样去做了。”被抓获后,王海剑如是交代。

  案发后,司法机关还查明,王伟、王安安虽然未直接参与实施爆炸抢劫银行运钞车的行为,但二人在明知王海剑要实施爆炸抢劫银行运钞车的情况下,帮助王海剑测试过爆炸遥控装置,并相约进行过踩点。

  “最初做炸药有两个目的,作为外地人来武汉打工,有时候被人欺负,做炸药可以保护自己;第二,我爱放烟花,做炸药可以自己玩。”在接受提讯时,王海剑称。

  据了解,1987年2月27日,王海剑出生于湖北省枣阳市,父母都是农村朴实的农民。

  2003年,王海剑初中毕业后上了枣阳市技工学校,学习电子电工专业。中专毕业后,王海剑去广东打了一年工,在广东期间,他感觉自己象机器一样,挣不到多少钱,于是2006年10月回到了枣阳老家,帮亲戚邻里修电器。

  2007年,家里给了王海剑3000元,支持他到武汉创业。到武汉后,王海剑在城中村租了一间房子,靠修电器及回收旧家电为生,几年下来,王海剑累计赚了十来万元。打工期间,王海剑未处过对象,也没有女朋友,闲暇之余炒炒股票,用他自己的话说,“炒股总账基本上持平,算起来不赚也不亏”。

  有一次,帮人修空调时,王海剑认识了一名姓杨的医师。杨医师曾经当过兵,自称“玩过枪炮”,王海剑蛮崇拜杨医师,对杨医师的话言听计从,杨医师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在王海剑看来,杨医师身体很魁梧,当过兵,见过世面,很能干。在杨医师的影响下,王海剑迷上了反恐类的书籍和电影,还喜欢

  摩托车。王海剑自制出了炸药后,拿给杨医师看,杨医师连连称赞不错,并说如果做出一些高级炸药,就会有销路。听了杨医师的话,王海剑更加沉迷于自制炸药。未曾想到,最后制作出来的炸药,连推销给人用于炸鱼、开矿,都没有人要。

  杨医师给王海剑指点的“财路”,最终走不通。而王海剑为了制出炸药,不但耗费了几年来的积蓄,还炸伤了自己,“人财两空”的王海剑心灰意冷。

  在被炸伤以后,王海剑心里很害怕,但他觉得花钱不能半途而废,在看过电影《硬汉2》后,他觉得主人公很有胆识,很想模仿一下,以此来锻炼自己。

  “以前准备抢个小金库,后来嫌麻烦,就想直接搞运钞车,里面至少装几千万元,以前看见过运钞车里堆了几十个钱箱。” 案发后,王海剑在交代自己的“预谋”时称,“运钞车太难炸了,我想只炸运钱的箱子,当时想利用炸药的气浪将人震晕,然后抢钱。没有想到后来会炸死人”。

  在爆炸案的同案嫌疑犯王伟的眼中,王海剑穿着不讲究,人虽然有些邋遢,但他不拘小节,对自己很小气,但对朋友很大方,经常买东西给朋友吃。而另一名同案嫌疑犯王安安,则对王海剑伤及无辜的行为感到惋惜。

  “炸死了人,我心里很难受,我不希望这样的结果。我小时候曾对自己说过,自己一定不会违法犯罪的,直到到了武汉后,才发现真实与自己想的相反,到武汉打工被人欺负,遇到一些事情被打个半死,借钱帮别人忙,人家又还不起钱,自己贴进去不少,本来很小的事被搞得很严重,现实社会与我想象有差距。”看守所里的王海剑在谈及作案后的感受时,曾这样悔过。 (《方圆》记者 汪文涛 武剑/文)

本文链接:http://judobogota.com/danhuaqian/9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