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1点 > 单舰 >

致远舰打捞现场公开 硕大炮弹布满海藻

归档日期:07-07       文本归类:单舰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环球网报道 记者萨苏】这是在前往致远舰打捞现场的工作船上,我们的目标是中国水下考古的一个巨大发现 – 北洋水师致远号巡洋舰遗骸。这一天,我们一起去看望和考察这艘命运多舛的战舰,看它在一百二十年之后给我们留下了怎样的历史印记,又是以什么样的方式重新浮出人们的记忆。

  9月28日,中央电视台在晚间新闻中播报了一条消息,称“丹东一号”沉船已经被基本确认为于大东沟海战中壮烈战沉的致远号巡洋舰,我国著名早期优秀海军将领邓世昌著名的座舰。这条新闻的效果仿佛一石激起千层浪。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李默然先生在《甲午风云》中塑造了一个坚定果决的致远舰管带邓世昌,从此,这艘战舰便成了中国人的一个心结。它的发现,牵动了无数的关注。而我们今天有幸作为第一批记者,乘安东六号前往考察船所在的水域,来近距离了解打捞探摸的进展情况。不仅《环球网》,新华社及《辽宁日报》等当地媒体也派出记者,跟随工作船前往打捞现场参加调查工作。

  致远舰,是英国阿姆斯特朗工厂1886年为中国生产的穹甲巡洋舰,该舰长76.2米,吃水最深4.57米,排水量2,300吨,动力为2座蒸汽机,4座燃煤锅炉,双轴推进,增压最大马力7,600匹,航速18.5节。致远舰舰首装备一座双联装,舰尾一座单装210毫米主炮炮塔,舯部两侧得耳台上还各有一门150毫米舰炮,此外还装备四门57毫米舰炮,六门名为“格林炮”的十管11毫米口径机枪,和457毫米鱼雷发射管四具。该舰1887年编入我国第一支近代化远洋舰队北洋水师,管带为提督衔记名总兵邓世昌,从此再未更换过指挥官。该舰编入北洋水师后,曾多次出访新加坡,香港,俄国远东地区乃至日本,也曾在多次朝鲜半岛出现危机的时刻前往当地稳定局势。1894年7月,甲午战争爆发,9月17日中日两国主力舰队在大东沟发生一场激烈的海战。致远舰在苦战中冲锋在前,多次重创日舰,自己也身负重伤,并在试图冲撞日舰的途中壮烈战沉,舰长邓世昌以下二百五十名将士中,只有七人生还。

  2013年,开发丹东海洋红新港区的丹东港集团,于新港清淤过程中发现水下有异常磁力显示,提示可能有沉船的存在。该集团负责人一贯重视文物工作,迅即邀请文物部门介入进行调查 – 当时丹东港集团的工作人员都不经意间注意到,这一片海域正是当年大东沟海战的战场。国家文物局对此颇为重视,很快责成水下考古中心参加考察,连准备用于“南海一号”发掘工作的“水下考古一号”调查船都被紧急派到了丹东水域。

  根据央视当时的报道,国家文物局考古人员确认在丹东黄海水域发现一艘残存体量在1,600吨左右的沉船。考古队认为,该船是中日甲午海战中沉没的战舰,并将其命名为“丹东一号”。记者从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获悉,这艘战舰全部深深的陷在淤泥之中,只有船体边缘微微突起于泥沙之上,船身上覆盖着大量的海底生物和鱼网。

  参加这次考古的调查队领队,国家水下考古中心周春水研究员当时如是回答记者的提问:这艘船损伤很严重,目前还需要对它进行抽沙才能获取关于船体的更多情况,但是体型符合军舰的特点。而调查队员黎飞艳介绍,他在下面拍照的时候发现该舰被大火烧过,而且烧的很厉害,到处都是凝结的碳粒。他还找到了一节已经被炸断的大炮炮管,他认为以此可以判断这确实是一艘北洋水师的战舰。

  这艘战舰残骸的第一块钢板,是在2014年3月起吊出水的,当时笔者就在现场。该舰的身份当时还没有得到认定,但这一幕却让人永生难忘。这是一块带有翻卷创伤的锻制钢板。由于长期埋藏于水下泥土之中,保存十分完好。其上的双排大型铆钉孔清晰可见,其锻造的分层特点与北洋水师建军时期的典型造船工艺十分接近。这无疑使认定沉船身份和价值的工作朝前走了一大步。

  打捞现场保留了大量出水文物,有一块蜂窝状的钢板,根据专家判断,这便是这艘船的锅炉舱中所用的水管过滤板。

  同时,在打捞上来的众多物件之中,还有一根一端已经变形的紫铜管,这应该是那个时代在没有无线电的情况下进行上层和下层之间通话的送话管。

  一件新的文物的出水,让文物部门能够更加直观地确认致远舰的身份。2015年9月17日 – 同样是这个大东沟海战的祭日,在水下的工作人员发现了一堆碎瓷片。消息传到后方,不敢抱太大期望的专家询问瓷片上有无图案。最初的回答是没有,但很快有一名考察队员注意到,在嶙峋的附着贝壳之间,隐约可见某种特别的花纹,而且,与其说它是花纹,不如说它更像 – 文字!

  这是一个令人充满希望的发现,当专家们几乎是战战兢兢地把“花纹”拼凑起来的时候,一行文字出现了,Chih Yuen。

  尽管是不大的一个瓷盘,却让一年多的努力得到了最直观的证明 – 藏在这片大海下面的,正是那条承载着中国海军不屈军魂的致远舰。

  我们上船的目的,便是期待能够亲眼看一看。一百多件各类文物中间,它被放在一个单独的储藏箱中,可见工作人员的珍视。应该说我们是幸运的,可以直接目睹这个“神奇”的盘子,但记者们最初的反应却是困惑不解 -- 这个破碎的磁盘看起来完全是无色的,怎么看不到上面有什么文字呢?

  看到我们疑惑不解的表情,工作人员说他们最初也没有发现它的秘密,只有于某一个角度,才可以看到所谓的“花纹”。

  我们试着从侧面看去,似乎中心的部位的确有某种特殊的纹样,然而,再看又不见了。

  略带不甘地把装盘子的金属盒子倾斜了一下,一个让我们目瞪口呆的结果出现了 – 当盘子倾斜到一个特殊角度的时候,它仿佛忽然具有了生命,流溢出异样的光彩 –盘子的主体变成了玉一般的颜色,只有中心变得通明彻亮,盘子的周边,则骧上了一圈光环。一个本应出现在宗教的名词,在这一瞬间出现在笔者的脑海 – “天光”。

  这片深陷在磁盘中心的文字清晰地显示出了自己的真容 – 环绕在上方的,是Chih Yüen – 致远舰的外文拼写采用了更加贵族化的威妥玛式拼音,而不是普通的英文。环绕在下方的,是“中国皇家海军”的英文拼写“the Imperial Chinese Navy”,中间,是变体的“致远”两个篆文汉字,两侧还有装饰性花纹,共同组成酷似青花瓷装饰纹的效果,方寸之间庄重而又古雅,更无可置疑地宣示着主人的身份。只是破碎的磁盘,加上粘附的贝壳,仿佛一块块触目惊心的伤痕,让我们难忘那场惨烈的海战。

本文链接:http://judobogota.com/danjian/138.html